知情人士透露:朱镕基總理陸續捐出了全部版稅
标簽:
資訊  
知情人士透露:朱镕基總理陸續捐出了全部版稅
提要
2019年10月,是朱镕基入黨70周年,從2003年3月卸任國務院總理後,朱镕基很少在公開場合出現,但每次現身總會引起民衆的關注思念。人民出版社社長黃書元曾透露,朱镕基陸續捐出全部版稅,他本人完全不經手,全部由出版社轉交給他所創辦的實事助學基金會,用于資助貧困地區師生與其他公益活動。

一、缺席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典的朱總理剛才回信了

?10月1日,部分退休(離休)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走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70周年典禮,很多關心朱镕基的人發現,91歲的朱镕基沒有出現在這次閱兵典禮上。

在2015年9月的紀念抗日戰争勝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戰争勝利70週年的閱兵典禮上,隻有一秒鐘的短暫的鏡頭,朱镕基滿頭銀發。

朱總理.jpg

2015年9月,紀念抗日戰争勝利70週年的閱兵觀禮台上,是朱镕基最近一次出席國家活動的鏡頭

就在我以為朱镕基身體抱恙時,昨天(10月2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官方網站發布一條消息:

2019年9月28日,在即将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清華經管學院2019級MBA全體新生收到一份意外而珍貴的禮物——首任院長朱镕基給2019級MBA全體新生的回信。

清華經管學院2019級MBA全體同學:

很高興收到你們情真意切的來信,希望同學們珍惜在清華經管學院學習的機會,志存高遠,追求卓越,努力掌握現代經濟管理最新理論和方法,為國家經濟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祝同學們學習順利,生活幸福。

朱镕基

2019年9月28日

二、卸任已16載,今年91歲了

1、人們與朱镕基相見時少、惦記時多

2019年10月,是朱镕基入黨70周年,2018年10月23日是朱镕基90歲大壽。從2003年3月卸任國務院總理後,朱镕基很少在公開場合出現,但每次現身總會引起民衆的關注思念。

朱镕基90歲生日前夕,2018年10月16日《環球人物》雜志出版的第20期,封面人物是朱镕基“人生九十”4個大字,向這位國家前總理祝壽,“健康長壽,樂享天倫”。封面圖片是他雙手扶着天安門城樓上的欄杆,白發蒼蒼,略顯肥胖,那條帶白點的紫紅色領帶格外奪目。

環球周刊.jpg

創刊于2006年的《環球人物》,是内地發行量最大、最具權威性的綜合時政類期刊。封面專題包括:《朱镕基,人生九十》、《朱镕基,一個時代的背影》、《總理朱镕基,願為改革粉身碎骨》、《黨員朱镕基》、《緻敬朱镕基》。

文章說,10月23日是朱镕基總理90歲壽辰。他雖然已退休十幾年,頭發已全白,但每每都會在十九大會場、“九三”閱兵等重大場合出現,還總能引起公衆的矚目和網友的濃烈情感。可這樣的機會不多,人們與朱總理相見時少、惦記時多。近日搜索,發現他曾出版的三套書仍是暢銷書,好評度達百分之百,有位讀者今年國慶日還留言說:“值得每個人閱讀,深刻理解國家治理發展方向。”

文章說,“朱镕基當初推動的分稅制改革已實行24年,國企改革化解了轉軌時期的許多難題,行政機構大分流則是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過渡時的必要保障……他說過,願為改革粉身碎骨”。文章還說,“朱總理留給我們不悲觀、涉險灘、敢擔當的精氣神。越是在艱難彷徨之際,回顧一下我們走過來的路,才發現這樣的激流險灘,我們的國家和人民早已面對過、搏擊過、征服過”。

2、朱镕基精神頗佳,但需人攙扶

2018年10月11日朱镕基公開露面,出席2018年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會議,與曆任院長合影留念。朱镕基與趙純均、何建坤、錢穎一、白重恩曆任院長合影中,他身穿西裝,臉露笑容,精神頗佳;在旁的趙純均緊緊挽著他,需要人攙扶(老了,老了……一晃就老了,需要人攙扶了,淚目中……)。朱镕基是北京清大經濟管理學院創院院長,現任顧問委員會榮譽主席。

據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2018年10月25日發布的新聞,10月12日下午,朱镕基及夫人勞安在釣魚台國賓館,會見參加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年會的顧問委員,包括24位顧問委員會海外委員,以及一批中方委員。

在會見時,朱镕基說:“18年前,我們就成立了經管學院顧問委員會,成立顧問委員會的目的就是要加強清華經管學院和國内外知名企業和高等院校的聯系,幫助我們辦好經管學院。我看到清華經管學院的顧問委員會今天發展到這個規模,我感到十分高興……你們給經管學院的師生帶來了成功的企業的管理經驗,帶來了世界上優秀管理學院的教學内容。”當天會見前,朱镕基老部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會見了清華經管學院顧問委員會海外委員和中方企業家委員。

3、朱镕基早已淡出公衆視線,但每凡露面都會引起轟動

2018年10月18日,朱镕基拜訪其老領導、中國人民大學前校長、102歲袁寶華。網上流傳他近日到袁家祝壽的視頻,再度刷爆網絡。視頻顯示,朱镕基和夫人勞安向坐在沙發上的袁握手問好。穿黑色大衣的朱镕基站著時,仍要旁人攙扶,但精神不錯。袁寶華長期主管中國經濟及工業發展等領域,是朱镕基的老上司,70年代末把朱調回國家經委。

2015年,朱镕基出席“袁寶華系列著作出版座談會”,并推着坐在輪椅上的袁寶華進入會場。朱說,袁寶華是他最好的啟蒙老師。

退休十多年來,朱镕基早已淡出公衆視線,閉門謝客,并以“一介草民”自稱,但每凡公開露面都會引起一陣轟動。2017年10月中央在北京召開十九大會議時,當電視鏡頭拍向主席團看到朱镕基出現在大螢幕上時,現場中外記者皆一陣驚歎。2015年9月,在紀念抗日戰争勝利70週年的閱兵觀禮台上,朱镕基的身影截圖也引來大批網友紛紛寫下“清廉為官,為國為民”、“比電視劇裡的宰相劉羅鍋還正直”等留言。

4、知情人士透露:朱镕基陸續捐出全部版稅

朱镕基從2009年起,出版了《朱镕基答記者問》、《朱镕基講話實錄》、《朱镕基上海講話實錄》等3套6本書,每套都銷量破百萬,他捐出稿費版稅發展教育事業。人民出版社社長黃書元曾透露,朱镕基陸續捐出全部版稅,他本人完全不經手,全部由出版社轉交給他所創辦的實事助學基金會,用于資助貧困地區師生與其他公益活動。

他在2013、2014年共捐贈4000萬元人民币。他的捐贈資金來源多是近年出版新書的版稅。朱镕基2014年首次登上中國公益研究院發佈的中國捐贈百傑榜,當時他是榜單上唯一一位非企業家。朱镕基出書的流程和版稅都按照普通标準執行,版稅按照朱镕基的指示,直接由出版社轉入實事助學基金會。實事助學基金會是朱镕基提議成立的,全部資金來自朱镕基的捐款。

揭朱镕基傳奇身世之謎:亂世孤兒 朱元璋後裔

原國務院總理朱镕基,湖南長沙縣安沙鎮人,朱元璋第十八個兒子岷莊王“岷藩十七世孫”。當今,誰人不知其在位時的鐵腕反腐和經典語錄;但又有誰知道位高權重的他卻是幼失怙恃,小小年紀不得不經曆人間最大的慘事;成長于時局不穩時代,飽嘗求學過程颠沛流離的他,深知底層百姓之苦,所以後來身為國務院總理的朱镕基,為百姓的窮苦淚灑甯邊,為長沙的潰堤九江掬淚……實有真情動,實有苦衷在。

在閱讀正文前,請先了解這些:

字輩:名字中表示家族輩份的字(多為名字中間的字),俗稱派。其意均為修身齊家。安民治國,吉祥安康,興旺發達。字輩是中國傳承千年的重要取名形式,也是古代一種特别“禮”制,它一直延續到現代。

朱元璋(1328年——1398年),是明朝首任皇帝,廟号太祖。他生下26個兒子:朱标、朱樉、朱棡、朱棣、朱橚、朱桢、朱榑、朱梓、朱杞、朱檀、朱椿、朱柏、朱桂、朱柍、朱植、朱栴、朱權、朱楩(十八子)、朱橞、朱松、朱模、朱楹、朱桱、朱棟、朱(木+彜)、朱楠。

姓名

孫輩起二十代後裔使用之字輩

岷王朱楩

徽音膺彥譽定幹企禋雍崇禮原谘訪寬镕喜贲從

從上表中,不難看出朱镕基是岷王朱楩的十七世孫。

朱镕基的堂兄朱天池,曾對棠坡朱氏的曆史作了梳理,從他整理的資料來看,棠坡朱氏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直系後裔,屬于朱元璋第十八個兒子岷莊王這一支,朱镕基應該算是岷藩十七世孫。

關于岷藩家族,劉佑平先生的《中華姓氏通書·朱姓》中有如下記載:岷藩開基始于朱楩,是明太祖朱元璋與周妃所生的庶十八子,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始封為岷王,原建國于岷州(今甘肅岷縣)。洪武二十八年(1399年)朝廷實行削藩政策,岷王朱楩因被西平侯汰晟告發不法,被廢為庶人,遠徙福建漳州。

朱棣稱帝後,他恢複爵位,回到雲南,但此後又在永樂六年(1408年)被削除護衛、官屬。明仁宗洪熙元年(1425年),四月,令朱楩自雲南北遷至湖南武岡。1450年朱楩去世,谥為莊,史稱岷莊王。

朱镕基父母揭秘

朱镕基的父親名寬澍,字希聖,他是個遺腹子,其父還沒有見着他的面,就已去世。

朱希聖有兄弟6人,另有姐妹數人,他排名老幺。據聞朱希聖絕頂聰明,年少即博覽群書,頗有抱負,他曾取屈原“世人皆醉我獨醒”之意,自号“清醒上人”。

朱希聖十多歲時,就染上了肺病,俗稱“痨病”,在當時的醫療條件下,這種病基本無法醫治。朱天池告訴記者,朱家長輩于是決定,給朱希聖娶親“沖喜”。

“沖喜”是當時農村的古俗,一般是男方家有人病危,急需有個内當家主婦,再就是希冀以結婚的大喜來沖刷晦氣,讓喜神驅逐病魔,以期讓病人因此脫盡晦氣而康複如初。

朱镕基的母親張氏(注:海外媒體誤為餘氏,餘氏實為朱天池之母)就是這一情況下,匆匆嫁入朱家,從後來情況推斷,時間應該在1927年末到1928年初。朱天池回憶:張氏的個頭比較高,“長得很俊秀”。

“沖喜”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在張氏懷孕後,朱希聖身體日漸羸弱,沒等到孩子出生即英年早逝。1928年10月1日,當朱镕基出生時,她的母親張氏也感染了肺病,無法給孩子喂奶,其時朱天池胞妹朱荔裳剛剛出生,伯父朱寬浚遂将镕基接到家中,讓妻子給他喂奶。

朱镕基:與母親相依為命未嘗過父愛

從沒嘗過父愛的朱镕基,與母親相依為命,朱天池回憶,當時朱家長輩對孤兒寡母格外照顧,幾位堂史弟音也相處親昵,那時朱氏長輩都喜歡唱京戲,每到閑時,叔伯史弟便相聚一起,拉二胡、打鑼鼓,唱功好的便一展歌喉。耳濡目染,朱镕基等幾史弟竟也無師自通,愛上了這一“國粹”,甚至後來當上總理,朱镕基仍樂于在一些場合展示自己的京劇唱功。

朱镕基跟大哥镕堅的感情尤其好,後來的交往情況,似乎也可佐證這一點:1998年,身在美國的镕堅90大壽暨婚慶60周年,朱镕基特意題辭“金石不渝、百歲可期”,以資祝賀,這應該是“誡題辭”的朱镕基,送給親屬的惟一墨寶。

父母雙亡,9歲朱镕基成亂世孤兒

朱氏大家庭在朱镕基出生的時候,已經準備分家,此後不久,朱寬浚赴揚州工作,舉家東遷,直至抗戰前夕才返回,朱镕基母子分得的那份田産,便委托給“滿伯”朱學方代管。

不幸之事在朱镕基9歲多的時候再次降臨,染病已久的母親張氏辭世,朱镕基父母雙亡,成了孤兒,朱學方負起了撫養他的重擔。

在朱镕基幼失怙恃的歲月中,時局同樣不穩,可謂兵荒馬亂:在朱镕基出生前,1927年5月21日,國民黨在長沙發動“馬日事變”,許克詳率獨立三十三團,空襲共産黨在城内的各類機關,是晚11時許,長沙城内殺聲震天、屍橫遍野,大屠殺還波及到湘潭、常德、浏陽等20餘縣市,共産黨及群衆“遇難者上萬人”。

共産黨随即在湘贛邊境發動秋收起義,并發出了奪取全省政權總暴動的動員令,長沙城内也秘密籌劃武裝暴動,以作策應,國民黨全城搜捕“叛黨”,恐怖氣氛籠罩全城,秋收起義部隊未經訓練,不敵國民黨優勢兵力,被迫轉移。

在朱镕基出生後不久,紅軍曾兩次攻打長沙,并一度攻克,此後,毛澤東在井岡山建立革命根據地,距長沙僅數百裡,長沙因此成為國共兩黨交鋒的前沿,曆經“圍剿與反圍剿”戰火荼毒,拉鋸戰一直持續到1937年抗日戰争爆發。

朱镕基性格揭秘:深沉穩重、倔強、不認輸

父母接連撒手西去,對于一個不滿10歲的孩童,無疑是人間慘事,後來撫養他的朱學方老人回憶,家庭不幸,加上當時兵荒馬亂的時代背景,悲慘身世使得朱镕基少年早熟、發奮努力,且養成了處世深沉穩重的性格。

朱天池對朱镕基的性格養成也作過分析:他幼年與寡母相依為命,雖然族人頗為照顧,但遭受些白眼想來在所難免,而在少不更事時,孩童間的嬉戲,身材瘦弱的朱镕基也受了不少欺負。朱天池記得,當時和朱氏子弟住在一起的還有任氏兄弟,他倆十分頑皮淘氣,常欺負朱家子弟,别的朱家子弟對他們都退避三舍,而朱镕基表現出倔強的個性,即使被打倒在地也決不認輸。

或許正是由于幼年的苦難經曆、加上此後求學的颠沛流離,使朱镕基感同身受,同情弱者貧者、反感仗勢欺人、仇視為富不仁痛恨貪官污吏。後來身為國務院總理的朱镕基,為農民的窮苦淚灑甯邊,為長沙的潰堤九江掬淚……實有真情動,實有苦衷在。

而在被問及卸任之後時,朱镕基說:“全國人民如果能說一句‘他是一個清官,不是貪官’,我就很滿意了,如果他們再慷慨一點說‘朱镕基還是辦了點實事’,哎呀,我就謝天謝地了!”

朱镕基的為官理念,其實可以在他的幾位先祖身上,找到一點影子:在朱氏族譜的記載中,十五世喬生府君,就是一個頗有官聲之人,他輔佐鹿傳霖治理四川時,冬季官府救濟貧民,某官員私藏了幾件衣物,貧民投訴,喬生聞之,正欲起身,突然岩牆倒塌,打傷府君左足,民衆争相擁出,喬生府君不顧足傷之病,厲色嚴斥該員,數以改過,該員深感愧疚,将衣物一一退還。

喬生後來“曆署諸道、頗得民心”,在他返鄉時,民間每家“置明鏡一方、清水一盞、白菜一葉,焚香跪道,爆竹聲十裡不絕。

探訪朱镕基故鄉 “朱氏祖屋”揭秘

出湖南省城長沙,沿107國道東行32公裡,就到了長沙縣安沙鎮和平村——朱镕基故鄉。轉上一條水泥小路,蜿蜒入山,兩旁時見青竹婀娜、雜花間樹,再行二三公裡,地名棠坡,朱氏祖屋“恬園”就曾坐落在此,“以前好大一片屋咧,60年代全拆光了。”和平村村委會的小宋說。

“朱镕基在這裡出生,并度過了童年時光。”和平村村支書黃自力告訴記者,“他大概到9歲多才離開棠坡。”朱氏祖屋所在處,現在是一個苗圃,遍栽紫色的紅槭木,開闊的地勢,猶可想見當年的規模。

在朱氏族譜的記載中,清末文豪吳南屏,曾于清同治十二年癸酉(公元1873年)受邀到此做客,并揮毫贊歎恬園之美:

“恬園,長沙朱氏之山莊也,地名棠坡,去會城東北六十餘裡,古驿道旁,崗嶺回複,數轉乃入,至則柴關矮屋,甫見竹樹間遊與乃伫,客驚而問,不意所稱恬園者之在此也。”

苗圃右邊有一四角涼亭,亭中有古井一口,上有記載,“朱氏祖井,始建于清鹹豐四年甲寅(公元1854年),位于濘坡祖屋進門丹墀中,有石砌圍檔,井水清涼甘甜”,這口井自開鑿之日起,清泉不絕,朱氏家人及族中所辦的學校,都以此為飲用水,至今100餘年,不盈不枯。

1995年,湖南省地質勘探隊還特意采井水作了個鑒定,結果為“特優質礦泉水”。

朱镕基兒時玩伴憶朱镕基童年趣事

80多歲的朱佩珍,是朱镕基的小時玩伴,她拄着一根棍子,顫巍巍地領着記者,“你看,那個平地上,我們小時候玩過跳繩的地方。”老人還記得,“細時這個伢子很靈凡(注:長沙方言,聰明之意),也很老實,别個打他,他就哭,說:我不打你、我不打你。”算起來,朱佩珍是朱镕基的堂嫂,老人年事已高,“幾十年前的事情都記不太清楚了。”不過朱镕基并沒忘記這位童年的玩伴。

據老人的家屬介紹,1996年朱镕基那次回長沙時,還特意請人将老人接到長沙小住。

翻過朱氏祖屋所倚的小山,背面就是朱氏祠堂,1961年嫁到村裡來的易翠蘭,對這個祠堂記憶猶新,她用樹枝在地上畫起來:“先是一個池塘,從一座小橋過去,接着是一個大操坪,迎面是個大照壁……”按照幾位村民的回憶,祠堂足有六七進,雕龍刻鳳,氣勢恢宏。

這座祠堂給當年的孩子們帶來很多歡樂,但在1960年代同樣未能幸免,易翠蘭當年就曾參與拆屋的行動。現在這片故地上,幾幢民房雜亂相間,隻有一株兩人合抱的銀杏樹,得以幸存。

來源:人民網

調查問卷 置頂